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坐冷板凳的贵族精神  

2008-11-20 11:0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中新社消息,第五届“邵逸夫奖”9月9日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颁奖典礼,一共有六名科学家分别获颁天文学奖、生命科学与医学奖以及数学科学奖,每项奖金一百万美元。

邵逸夫奖在2002年宣告成立,以表扬在学术及科学研究或应用上获得突破成果、对人类生活产生意义深远影响的科学家,设有天文学奖、生命科学与医学奖以及数学科学奖三个奖项,从2004年开始每年颁奖一次。今年为第五届颁发。其中天文学奖颁予德国的莱因哈德·根舍教授,以表扬他发现并证明银河系中心存在超大质量黑洞的杰出贡献;生命科学与医学奖颁予英国的伊恩·维尔穆特爵士和基夫·坎贝尔教授,以及日本的山中真也教授,以表扬他们近期在逆转细胞分化过程中的重要进展;数学科学奖则颁予俄罗斯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的弗拉基米尔·阿诺德教授和路德维希·费迪夫教授,以表扬他们对数学物理广泛及富影响力的贡献,费迪夫是“英化俄语”译法,俄语音译是大家比较习惯的法捷耶夫。

邵逸夫奖的雄心壮志,是成为东方诺贝尔奖,杨振宁教授是评奖委员会主席。这次,俄罗斯一个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的两位数学家同时获得邵逸夫奖,可以给我们很好的启示,因为德国、日本和英国,都是富于探索精神的富裕国家,而俄罗斯在相当长时间里面却真是贫穷得很。

一段时间以来在我们中国说到科学研究为什么搞不上去,人们首先提出的就是资助强度不够这个环境因素。可是在财政收入连年大幅度增长的大背景下,对于科学研究的资助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一些学术明星已经掌握几千万元甚至上亿的资助,他们对于科研经费的轻易使用,还常常让来自富裕国家的学者感到不可思议。可是我们做出了什么像样的东西?

记得两年前四年一度的国际数学家大会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俄罗斯这个斯捷克洛夫数学研究所的格利戈里·佩雷尔曼等四位数学家获得四年一度的菲尔兹奖,那是国际数学界的最高奖。佩雷尔曼获奖,是因为他在证明庞加莱猜想的过程中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这被认为是世纪之交最伟大的数学进展。可是他却没有出席颁奖盛会,还拒绝了美国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等著名学府的高薪聘请,宁可“在圣彼得堡附近的森林里找蘑菇”。

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目标。别人追求金钱追求热闹,佩雷尔曼追求能够入静的生活。所谓人各有志。这自然也与数学家的工作方式有关,头等的数学家常常需要发呆般的冥思苦想。俄罗斯上个世纪的大数学家邦德里雅金,14岁的时候就由于做化学实验而双目失明,后来在母亲的鼓励下成为最伟大的数学家,也是在这个斯捷克洛夫研究所。想象一下作为盲人的邦德里雅金如何在冥想中成长为大数学家,我们也许就能稍稍理解,所谓“在圣彼得堡附近的森林里找蘑菇”,是一种怎样的意境。

菲尔兹奖奖章上刻有古希腊大数学家阿基米德的头像,并用拉丁文镌刻“超越人类极限,做宇宙的主人”。当罗马士兵冲进来的时候,阿基米德仍然守护着他的沙盘,大叫:“不要动我的圆!”对于阿基米德,他在沙盘里画的圆,比他的生命还重要。这种科学精神,在俄罗斯得到很好的传承。俄罗斯曾经相当困难,现在也不富裕,但是俄罗斯人从来不缺乏科学精神,他们有一种坐冷板凳的贵族气质。

我们这里无论是资助、抑或奖项、还是晋升,都需要不厌其烦地申报,能够申请来多少钱,又是获奖和晋升的重要依据,进入富者越富的怪圈。佩雷尔曼领奖都不去,怎么肯填表申请?他们要是活在中国,一定是另样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52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