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教授忙填表,是进步还是倒退?  

2009-05-06 16:0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大学教师里面流传着这样的对话:“这些天你们忙什么来着?”“忙着填表。”不明就里的读者可能会问:大学要教书育人,大学要创造知识,怎么忙填表去了?不过,老师花许多时间来填表,却是当下我们大学的实情。

网上容易找到的文字记录,是陶东风教授2003年9月5日发表在《中华读书报》的文章《高校改革与填表教授》。陶教授说,自某年某月某日从美国回到中国内地,立即被各种各样的表格所淹没。美国的朋友发email或打电话问:“你回国以后在干什么?”我的回答一律是:“在填表”。其实,近五年左右的时间中,我一直把相当一部分精力花费在填表上,什么博士点申报表、一级学科申报表、研究基地申报表、重点学科申报表、社会科学基金申报表,如此等等,当然还有每学年度一次的本单位考核聘任表。我有时戏称自己为“填表教授”,虽然有些夸张,但却是绝对真实的感受。而且我发现不止我一个人在围着表格转,几乎所有我的朋友与同事也都在忙于表格大战。是我喜欢填表么?不是,我是一个最讨厌填表的人,而且我可以肯定地说我的同事与朋友们也都不是表格迷恋者。我们不得不忙于填表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陶教授指出,问题出在学术质量的评估方式与评估标准上。到目前为止,全国各高校聘任制的标准大同小异,主要是一系列量化的科研指标,这个堪称精细繁复的标准详细地规定了每年或若干年中特定职称的教师必须在什么级别的刊物发表多少文章、获得多少政府的奖励及获奖等级、得到多少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以及项目的级别,等等。达不到规定标准者面临不能够获得聘任的前景。这个标准也适用于对教师而言性命攸关的职称晋升。有不少学校甚至明文规定:在什么级别的刊物发表文章几篇即可晋升教授,或争取到什么级别的国家项目即可进入工资等级的哪个档次。

已成常态的这种填表作业,把广大教师累得个半死,许多时间干不了正事。面对如此困局,不由得让我想起著名飞机设计师、两院院士顾诵芬2001年2月12日发表在《光明日报》的文章《重读科研十四条有感》。

顾先生说,四十多年前在人祸天灾和不公正对待知识分子时代,中央发出《科研十四条》,具体规定:“研究科技人员亲自动手进行实验,查阅文献,指导研究工作,进行学术讨论、讲课、撰写论文报告和学术出差等的时间,平均每周不得少于五个工作日。一般的政治运动、政治学习、党团工会活动、行政会议,必须改进方法,提高效率,所占时间平均每周不应超过一个工作日。业余时间,应当尽量由研究技术人员自己支配,保证必要的自修、研究和休息的时间。”顾先生回想他们那里当时贯彻《科研十四条》,是由党委来管的,“六分之五”是绝对要保证的,正是有了这样的基本条件,才有文化大革命前他们那段难得的科研黄金时代。他在文章中指出:当然现在没有政治运动了,政治学习也很少了,应该说保证科技人员科技工作时间已不存在问题了。可是自己切身体会近些年来真正用于科研工作时间反而越来越少。现在的“六分之五”大概是各种成果鉴定会、方案评审会以及各种职称评定等。这应该叫做“反六分之五”,都离不开填表。他呼吁尽量减少形式主义的东西,把科技人员从“反六分之五”解放出来,保证他们用于科研工作的时间不少于六分之五。

顾先生熟悉的是科研部门,但是他指出的“反六分之五”现象,在高等学校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还不下决心清理越来越厉害的无所不包的量化管理,我们的大学一定会被拖得只剩下大楼和报表,连起码的大学精神也丧失殆净,再也别梦想出现什么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