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聆听巴桑的《天路》  

2009-08-01 19:1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年夏天,我和学院的同事们到河北靠近内蒙的坝上旅游,享受蓝天白云,沐浴森林草原,有一洗俗尘的感觉,真是惬意得很。回到广州新白云机场,走在机场内通向停车场的长路,有非常动人的歌声相随。原来是一个小女孩,一手懒懒地被父亲拉着,一手握着一个收录机,在反复播放歌曲《天路》。虽然收录机的音质差强人意,但是那个演唱和我以前听到过的很不一样,仿佛直叩心扉。

回到家里,马上在网上搜索,知道那是巴桑演唱的版本,我立刻下载,有空就播放,越听越爱听。关于歌曲《天路》,我知道也有一些时间了,并且一直觉得不错。但只是在听到巴桑的演唱时,才产生了那样的共鸣。

前些年在一次访谈中,我回答说我心仪“远山在呼唤”的境界。其实,怎样才是我心目中所谓“远山在呼唤”的境界,我自己也讲不出来。反正觉得我就是向往这样几个字概括的难以言传的“某种境界”而已。蒙胧之中似乎可以算是佐证的,是去过云南藏区,就爱上李娜演唱的《青藏高原》,张千一词曲;去过坝上草原,就爱上巴桑演唱的《天路》,石顺义词印青曲。本来在坝上时候,环境使然,我们几个一直在片段地哼着的,是从腾格尔那里听来的《天堂》,可是腾格尔演唱的风格太“原生态”了,我们难以追随,所以遇上巴桑的《天路》,不免就“移情别恋”了。《天堂》里面有一句太直白的“姑娘”,可能也是它“失宠”于我们的一个原因。

多年以来,我一直留心明亮欢快的歌曲,所以还喜欢《我和我的祖国》。为此,妻子和我还特意买来歌本,一起学唱,并且对于后来有些歌手把这首歌唱得不像原来那么激越,感到一丝遗憾。现在,巴桑演唱的《天路》,就非常明亮,真是沁人肺腑。

不久与女儿及其同事一起吃饭,我告诉她们我很为巴桑的《天路》感动,甚至会流出眼泪。她们都礼貌地听着。我觉得这是一种现象,所以不忌说出来让大家知道。

正因为觉得是一种现象,我又自个儿回过头来仔细体会巴桑的演唱哪里最让我感动,结果发现是唱到“铁路修到我家乡”这一句,特别是其中“家乡”这两个字。

这对于我,真是一个吃惊的发现,因为我是一个没有家乡观念并且对于人们经常提到的“老乡”关系不以为然的人。

我的籍贯是浙江省温州市属下的永嘉县,出生在永嘉县的上田村。自大约五岁的时候离开以后,我只在五十多年以后才首次回到温州市呆了三天,其中只有半天时间因为旅游楠溪江,勉强可以算是回到过永嘉,上田村则迄今没有回去过。本来,没有很大的冲动一定要回去看看,也未必就是不恋家乡,但是我连温州话都听不懂,可的的确确是缺乏家乡观念的一个表现,因为在我们从永嘉出来的全家,只有我一个人听不懂温州话。

一位纯真的藏族女孩深情地祈愿“盼望铁路修到我家乡”,自然非常感人,让我这样的老人非常感动也不特别奇怪,但是歌曲里面的“家乡”两字,对于我却分明也有本身的意义。于是我发现这样一种悖反的现象:家乡的情感在我身上不容易找到,家乡的概念在我心中却依然很有份量。符号和内容的分离,就这样出现了,各管各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6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