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符号的独立意义  

2009-10-30 09:3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前年在浙江大学开课期间,一天晚上与女儿电话交谈,她说我讲过“朋友是送给自己的礼物”,我说我没有讲过,因为我清楚自己一向并不注意交友。我这样回答她,内心是因为觉得她是为了鼓励父亲而美化了父亲,具体来说就是美化了父亲的教导。我不希望她为了鼓励我就说我的好话。她却坚持说我确实讲过,那是在她很小的时候,我拿一本从美国带回来的儿童读物给她看,其中一页英文的意思是:“交一个朋友,就是送给自己一份礼物。”

我想起来了,当年是这样读给她听的,不过虽然我这么读,自己却并不努力这样做,特别是一度因为对于抽烟喝酒通宵打牌成为交友的一条重要途径而有所反感,就矫枉过正,“把脏水和孩子一起泼掉”,竟至对于交友这个概念的本身,有时候也会不以为然。所以,自那以后的二十多年,我自己的实践与我对孩子的这一宣教,完全背道而驰。

回顾这个跨越四分之一世纪的情节,真是感慨万千。“言不由衷”的家庭教育,却具有如此长远的后效,我这个当父亲的,实在惭愧。

行文至此,对于为什么那么看重宣教,有了新的体会。“这个”要进课本,“那个”要进课堂,是非常要紧的举措,而奉命宣讲的先生自己是否相信那些东西,原来却并不那么重要。

这才回想起儿时十分难得的与父亲的一次交流。那大概是读小学三四年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不久的时候,我按照语文老师的特别要求,草草把布置的家庭作业做好,拿给父亲看。其中一个题目是用“全靠”这个副词造句。不怕献丑,我造的句子是:“全靠苏联的帮助我们才打败了日本鬼子。”

父亲一看就火了,怎么能够说我们是“全靠苏联”才打败日本侵略呢?我也马上醒悟,奇怪自己功课马虎竟然可以到达这样离谱的地步。那实在是太大意了。

我从十一岁考上可以寄宿的初中,就一直住校。中学时期,虽然学校和家庭在同一个城市,我也不常回家。父亲晚年的时候,我曾经概括他因为专心学问关爱学生,不大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现在看来概括得过头了。但是可以想得起来的与父亲讨论功课的情节,却实在只有两次,这是其中之一,发生在我的小学时代。平常我从不拿作业给父亲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恰恰是那天,老师少有地具体要求我们做好作业要拿给家长看,因为看到母亲忙里忙外,我就找上坐在书桌前面好像不那么忙的父亲。

回想那个情节,虽然我读书很不用功,但是只要有人提醒一下,或者只是叫我认真一点,我也一定不至于犯那样低级的常识性错误。想来想去,可能是那天上什么课的时候,老师正好大讲了一番苏联的丰功伟绩和伟大友谊,包括扭转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战局攻克柏林和出兵我国东北打败日本号称精锐的关东军等等,我也就因为敷衍功课不假思索地发挥出“全靠苏联”的谬论。

可是再想下去,老师是抗日战争年代的过来人,哪怕不记得或者不好说美国等盟友的相互支持和贡献,也肯定不会忘记同胞军民的浴血战斗。他们无论如何不会有“全靠苏联”的意思。很大的可能是,上面要求老师在课堂上“一面倒”地宣传苏联的“伟大功勋”和“无私援助”。写到这里,逻辑似乎已经圆通:老师哪怕只是奉命宣讲他们不相信的东西,他们的宣教也已经发生作用,在我这样草率对付功课的学生身上甚至发展出更加荒谬的结果。这和我并不刻意交友却宣讲“朋友是送给自己的礼物”,一反一正,却很有异曲同工的味道。

我完全没有家乡观念,却还是会被作为符号的“家乡”二字感动;我讲不清楚怎样才算“远山在呼唤”的意境,却很清楚自己就是向往“远山在呼唤”这么五个字(均见《聆听巴桑的“天路”》)。加上“朋友”、“全靠”,正正反反,这一切都说明,符号有它独立的意义。

符号的作用,真是小看不得啊。符号,必须管得很紧很紧。巴金倡议的“文革博物馆”,一直没有能够付诸实现,恐怕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