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小路》——符号独立意义又例  

2009-10-31 09:4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年冬天,朋友从美国回来探亲,相约和我们一聚。我们在同一个校园长大,难得后来从中学到大学都是同学,千真万确是跨越半个世纪的邻居、朋友和玩伴。这位朋友从小不仅聪明绝顶,而且才华横溢,手风琴拉得出神入化,曾经在天津到大连的航线上醉倒一船人。他足球踢得也很好,虽然个子瘦小,却总是前锋的首选。

这位朋友在美国已经生活了差不多三十年。这次回来,他特意把从各个渠道搜集来的原唱苏俄歌曲一百多首刻成光盘,作为最好的礼物送给我们。他有些遗憾地说:“可惜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小路》。”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一共短短四个乐句,从第二句开始就分声部重唱,十分明亮,非常优美。说起来,这支《小路》在我们一些人心中真是有特殊的份量。我们其他人虽然没有像这位朋友他那样满世界去寻找,却也一直纳闷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俄国人多声部原唱的《小路》。音像商店可以找到同名的一首苏俄歌曲《小路》,但不是我们喜欢的那支。

不久以前,上海一位朋友送给我薛范主编的《俄苏名歌经典》。关于这首《小路》,薛范告诉我们,它原来是苏联一首在1941年群众国防歌曲创作比赛的获奖歌曲,曾经参加1947-1948年全俄农村业余文艺汇演,并且收录在汇演以后出版的集子里面。但是自此以后,它却再也没有被苏俄任何歌曲集刊载过,也没有人为它录制过唱片,以至于现在俄国人很少记得这首歌。“有趣的是,1951年这首歌被译成中文,刊载在上海的《广播歌选》9月号上,很快就(在我国)流传开来,甚至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它在我国的流行幅度远远超过在俄罗斯。”

20世纪世界文化传播方面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就是苏俄一些文学艺术作品对于中国一代人的影响,比对于同时代俄国人自己的影响还要大。这种例子真是比比皆是,现在的《小路》又是一个。我想,这也是符号的独立意义的一个例证。要知道,我国的这一代人,是在“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样的教育下长大的,而且他们被告知的“苏联的今天”,并不是当时真正的苏联,而是电影《幸福的生活》描绘的集体农庄庄员在秋收分配以后可以买一架钢琴的苏联。那时候,作为符号体现在中国被教育一代头脑里的苏联,并不是真实的那个苏联。你看,可不是符号和内容分离,各管各的事?

苏联人自己不相信《幸福的生活》,我们在隔离状态下受教育的一代人却虔诚向往,可见当时我们接受的这种教育是多么的成功。回想1959年我成为大学生,一次空闲在学校小小的文艺书库偶然看到一本《赫鲁晓夫论文艺》,翻阅了十分钟。当时中苏关系开始紧张但是还没有公开破裂,赫鲁晓夫的著作还在我国翻译出版。记得那十分钟最震动的,就是看到了赫鲁晓夫的半句话:“像《幸福的生活》那样粉饰现实的作品,……”后面他说了些什么,全然不记得了,但是这半句话,已经具有颠覆的力量。

需要补记的是,前几天在姐姐姐夫那里,他们倒是给我放过一曲所说的《小路》,俄国人女声独唱。可是唱得很不好,更不用说它不是优美的重唱了。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