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到流星湖去——旧文重录  

2010-06-29 11:1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8月,我到德国柏林参加四年一度的世界数学家大会和随后的世界计量经济学会欧洲年会。数学家大会会期10天,跨过一个周末。开幕式上,柏林市长在致词欢迎的时候建议代表们除了学术交流以外,尽量到柏林各处去看看。由于中国申办21世纪首届世界数学家大会获得成功,我驻德大使馆柏林办事处在星期天也派车送我们到柏林西南方的波茨坦皇庭去游览。

柏林的公共交通非常方便,这次大会又给所有代表办了柏林直至波茨坦地区的公共交通通票,我们正好乘这个机会了解柏林。好像是和市长的建议相呼应似的,大会每天都组织几个收费的和免费的旅游节目,供代表们选择。想想也是,数学那么大一个学科,你怎么能叫研究代数几何的专家去听人讲数值分析误差估计呢。

柏林是一座树林、草地和湖泊中的城市。说湖泊,其实是斯普里和哈维尔两条河流,但是流经柏林的这两条河都以湖泊形状著称于世界地理,特别是较大的哈维尔河。吾生也愚顽,对于森林草原湖泊大海的兴趣一直在博物馆和大剧院之上,就首先选择了两个湖泊树林的旅行节目。

 

这天上午的学术活动结束以后,参加者就在会议大楼正门集中,来自柏林工业大学的丹尼斯先生,志愿做我们的导游。柏林的公共交通主要有公共汽车、地方铁路S铁和地下铁路U铁,到达旅游的目的地要乘S铁。也许因为崇尚生命在于运动,明明从学校坐两站公共汽车可以到达S铁站,丹尼斯先生却带领我们徒步走了20分钟。如果不说职业,我们一行之中还有50多岁的老太太呢,其实她也是数学家。但是一行个个都相当健步。

S铁车行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柏林西南角离波茨坦不远的尼古拉湖。一出车站,就是一片面湖的大草地,人们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在北美,似乎人们在周末才有如此的兴致,但是今天是星期四。可见欧洲人更加讲究享受人生。丹尼斯先生告诉我们,绕湖一周大约有6公里的路。这有预告的意思。我是喜欢在湖滨和森林中散步的,所以选了这个“尼古拉湖森林徒步”的节目。我也庆幸没有动员其他同胞和我一起来,因为他们很少会喜欢在他们看来“什么也没有”的地方走那么长的路。

一路,我们就在林子里绕着尼古拉湖徒步。天气难得地好,阳光透过树林斑斑驳驳地洒在小道上。到尼古拉湖的游客,像我们这样只是散步的还算少数,毕竟我们是外国人。本地的居民,则多数是结伴到这里来或一家子到这里来度过半天甚至一天,划船,游泳,晒太阳。在比较浅的地方,湖水清澈见底。丹尼斯先生骄傲地对我们说,绝对没有污染,你甚至可以直接拿来喝。

 

无论是晒太阳的,还是划船和游泳的,都有不少人讲究天体享受,毫不拘束。十几岁的少年喜欢同性作伴,几十岁的中老年人则多是夫妇相随。有些人是一家子泡在水边,年轻的父母和他们刚会走路的孩子全都天体相处。在静漂湖心的小游艇上,有一位少女,只带一顶装饰性质的草帽,天体端坐,让我想起哥本哈根的美人鱼铜塑。比起美人鱼的铜色,眼前肤色的雕像,仿佛更能让人感受美的力量。

记得在北美大陆,天体浴场是排他的,如果你自己不天体,那么对不起,离远点,这里没你的事。可是在欧洲,人们好象没那么讲究分类,似乎更加具有“兼容并包”的胸怀。自然,人们的文明程度也比较高,一般不会有什么和这种和谐画面不协调的举止。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别的旅游都留下许多画面,可是这次尼古拉湖徒步,却只拍了远眺湖面的和森林漫步的几张,特别是没有记录天体的照片。身历如许造化的美景,人们的心灵也被净化。在别的场合,尤其是在一些电影里面,如果出现裸体,常常会产生性的刺激。可是在这里,你分明感觉到在你的意境里,只有一个美字。你享受这样的美,可是主要并不靠你的眼睛。

 

走了大半个圈,我们一行坐下来少憩,分别点了茶、咖啡、啤酒或冰淇淋。虽然坐在一起,谈的却不是数学。毕竟,人世间有那么多有意思的话题。

刚刚来到尼古拉湖的时候,莫斯科大学的年轻教授彼得罗夫就唠叨可惜没有把游泳衣带来,他说的是游泳衣。我们吃冰淇淋的时候,他和白俄罗斯一男一女两个代表都不见了。等到我们坐赏森林湖泊一个小时以后又再上路,他们也正好归队。彼得罗夫对我说,那一头还有一个更漂亮的小湖,他去游泳了。我说,不是没游泳衣吗?他得意地告诉我,是光着身子跳下去的。彼得罗夫是带了摄像机来的。记得我们喝咖啡以前看到湖面上我在前面说过的静舟少女的时候,他忍不住就掉了队,恐怕是躲到什么地方去拍摄去了。现在,他果然又有与众不同的举动。

欧洲的电视,太肆无忌惮。夜深时分,妓女的裸体广告就要叫人恶心。说白了,没一个好看的。可是在尼古拉湖这样的地方,天体者无论男女老少,身材都比较好。这是不是一种哲学?以美好示人。因为在大街上,你经常可以看到臃肿的行人。

 

第二天,同胞代表无论男女知道我的尼古拉湖之游以后,都责怪我没有带他们去。我说大会天天散发会议旅游节目的告示,你们自己不选,怪得了谁?我可没有劝谏的勇气。他们说,许多节目收费很高,所以就推论免费的森林徒步肯定没有意思。

这就是文化了。有意思没意思,全在你自己如何定位。我说,大会精心组织的免费节目你们瞧不上,偏爱自己花钱在城里乱转,我有什么办法?怪道参加尼古拉湖森林徒步节目的代表,只有我一个是东方人。

后来,我就成了同胞“会余节目”的领袖。八月的柏林,晚上八点多钟天才暗下来。大会的报告或讨论,常常四点多就结束。这就让我们这样一批精力旺盛的流浪者有用武之时,何况柏林的公共交通四通八达,快捷方便。

 

我之所以成为领袖,主要是因为依地图设计节目的实践比较成功。我是学拓扑学出身的。拓扑学看重次序和比邻关系,不讲究方向和距离,所以它才是“橡皮膜上的几何”。看看如今车厢里的行车路线图,你就会知道,不依距离和方向绘制地铁和公共汽车等交通路线图,正是世界的潮流。失聪者不依靠声音生活的本领比较强,同样,拓扑学人长期“生活”在不讲究距离和方向的世界,练就了不依靠距离和方向了解事物的本领。

不过,尼古拉湖徒步的故事,也是一个小小的因素。朋友们总希望我能带领他们完成一个尼古拉湖徒步那样的节目,领略天体风情。可是“事在人为”的哲学常常不灵。就在那个星期四的晚上,一雨成秋,柏林的老头老太,已经要裹着风雪大衣上路。让人在这个时候天体,可是于心何忍?

 

仿佛有一首歌的名字是《到流星湖去》。我就借来充当这篇游记的题目。

 

  评论这张
 
阅读(15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