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则柯的博客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

 
 
 

日志

 
 

真刀真枪的国计民生讨论  

2011-02-23 16:1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贝克尔–波斯纳博客 

 

如果一位众望所归的经济学家和一位口碑很好的法律专家在讨论一个你所关心的社会问题,我想你不会错过吧?

加里·贝克尔(Gary S. Becker)和理查德·波斯纳(Richard A. Posner)的书《出人意表的博客讨论:从婚姻到恐怖主义》,就给你提供了许多这样的节目。这些节目的两位“嘉宾演员”,贝克尔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和社会学系的教授,波斯纳是芝加哥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贝克尔因为“将经济理论的分析领域扩展到以往都是由其它社会科学(如社会学、人口统计学和犯罪学)来研究的人类行为研究”,而获得1992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对于人类行为的模式有深入的研究,他关心公共政策的制定和成效。这样,他同时在美国全国民意研究中心工作,也就顺理成章了。波斯纳同时是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学院的高级教师,著述颇丰,涉及反托拉斯、知识产权以及经济学在法律中的运用等许多方面,还包括弹劾、差额选举和国家安全等一些热门话题。

几年以前,他们在网上开通了“贝克尔–波斯纳”博客,每周更新一次。程式是这样的:每次选择公众关心的一个话题,由其中一人首先发表意见,然后另一人对他的见解发表简短的评论,籍此对重大事件进行比较严谨而新颖、有趣的分析。事实上,一个人发表意见的时候,哪怕他是非常老练的专家,也可能有所疏忽,另外一个人的评论会使这个讨论变得比较全面。对于其中一些话题,还安排首先发表意见的一方,在最后做出进一步的回应。

 

正是我们关切的话题

 

翻开目录,我们看到第一章是“婚姻,性别与人口”,论及生育的性别选择与人口的性别比例,以及人口政策与低生育率等等;第二章是“产权保护与公众利益”,包括政府滥用土地征用权,医药专利的有效期限,癌症药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器官捐献与器官买卖,交通拥堵的解决方案,免费下载与侵权等等;第三章是“学术与商业”,谈到编著书籍中的剽窃问题,终身雇用制与高额年薪,大学排名的可信度与价值。不都是我们关心的问题吗?

第四章“公共政策与法案禁令”会讨论最低工资法与失业率的关系等问题;第五章“求职,就业与薪酬”,讨论任期制的合理期限,员工流动率与薪酬改革,首席执行官的天价薪酬,收入不均与贫富差距,如何平衡企业的社会责任与股东的利益;第六章“自然灾害与全球变暖”,涉及重大灾难的预防措施,灾难过后政府的作为,政府的层级决策制度与应急措施,商人哄抬物价的行为与政府的价格调控,全球变暖后果的贴现率与现值,水资源短缺与定价机制等等;第七章“违法,恐怖主义与惩罚”,其中有关于死刑的争论,禁用兴奋剂的理由,酒后驾驶的惩罚力度,网络赌博的风险与代价,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成本与收益,区别对待不等于种族歧视,将国防安全服务私有化,反恐款项分配数额的调整,集体惩罚的经济学;最后,在第八章“民主,文化与经济全球化”,他们讨论经济自由化与政治民主化,小国的经济优势,用民主来抵制战乱,文化的惯性与嬗度,小额贷款与诺贝尔和平奖,财富分配不均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以及财政援助是一柄双刃剑。

从目录就可以看到,以“政府滥用土地征用权”和“交通拥堵的解决方案”为代表,两位作者讨论的都是我们中国读者也会非常关心的问题,其中许多问题甚至就像是发生在我们身边一样。这是很自然的,特别是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何况美国遇到过的问题,多半也会在我们这里出现。所以,虽然两位作者指名专门讨论中国情况的篇幅不是很大,但是绝大多数论题都具有普遍的意义。

 

真刀真枪的讨论

 

让我们看他们对普京人口计划讨论的例子吧。俄罗斯地广人稀,劳动力匮乏。为了扭转俄罗斯人口每年减少70万的现状,普京提出计划,给予生第二胎的妇女每月高达110美元的子女补贴,让她们可以休18个月的产假,另外还有额度每人9千美元的专项奖励。让我们看看两位先生是怎样评论普京的计划的。

首先发表意见的贝克尔表示,他相信这个计划会非常有效,他还以美国军方发表的一项调查作为佐证:美国军方发现,为了吸引军人再次服役,一次性巨额奖励的激励,比享受更高的月薪来得大。回到普京的计划,贝克尔之所以相信它会非常有效,主要是看在那每人9千美元额度的专项奖励。

但是波斯纳的评论则说,他推测普京的计划将会失败,主要原因是该计划缺乏可信度。按照普京的计划,母亲要在怀孕差不多4年以后孩子三岁的时候,才可以兑现那笔丰厚的专项奖励,可是俄国人很难对4年以后的事情建立信心。事实上,如果你对俄国的实际情况有所了解的话,你就知道当初普京的成功,还得益于世界石油期货价格的飙升。随着世界石油期货价格的回稳,俄国的财政收入已经不复当年。经济学人从初次接触萨缪尔森《经济学》的时候就都知道,明天的糖果,不等于今天的糖果。现在,智者千虑,恰恰是大经济学家贝克尔,忽略了在俄国不容易对未来建立信心。

大家都听说过“细节决定成败”,这恐怕可以作为另外一个例子。普京的计划里面,一定是有第二胎孩子三岁的时候母亲才可以兑现那笔丰厚的专项奖励的“细节”规定的,不然的话,波斯纳不会马上从这个“细节”出发,发表相反的评论。这么看来,贝克尔在首先发表意见的时候,实在是没有意识到这个“细节”的巨大作用了,特别是在俄罗斯这样一个经济情况不太稳定的国家。

另外,波斯纳还指出,按照普京的计划,从母亲怀孕时开始,带薪假期长达27(18+9)个月。他预计,这个负担最后会落在雇主头上,可是雇主难以承担这样庞大的开支。

你看,两位作者的博客对话,完全不是现成剧本的演出,而是即时发言的真刀真枪的讨论。不同的意见,毫无掩饰。

当然,真正的学者都是这样的,求真求实,不讲情面,哪怕是在最好的朋友之间,也不会庸俗地演戏。这样的讨论,一定让读者受益。

 

理想的学科配对

 

比较理想的市场经济,一定是法治的市场经济,那就是在法治的社会环境下,让市场对于社会资源的配置发挥基础性的作用。

最近,吴敬琏教授直言我们这里当前的许多做法与市场经济的原则背道而驰。他说:传统的经济增长方式难以突破,在于体制性障碍。其中,政府掌握过多资源,抑制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相反,一系列集权式的制度安排,使政府在资源配置中起到了基础性作用,大量投入资源,获得GDP高速度增长这一虚假繁荣。

建设比较理想的市场经济,有赖于亿万民众的实践和创造,但是就这个伟大实践的学理而言,最关联的学科,就是经济学和法学。联想到进入新世纪的头几年,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和法学大师江平教授,多次以学者的身份和NGO的名义,在公众面前对话宪政建设,就是这个道理。虽然很可惜这个对话被叫听了,但是有良知的学者,仍然以各种方式,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总之,无论对于哪个国家,也无论它处在哪个发展阶段,与建设比较理想的市场经济最关联的学科,就是经济学和法学。所以,经济学家贝克尔和法律专家波斯纳开通“贝克尔–波斯纳”博客,面向公众,以对话的形式,讨论大家关心的公共政策问题和其他话题,是最好的学科搭配。他们的讨论,对我们很有参考价值和启发意义。

 

解决交通拥堵

 

这里,我想结合贝克尔波斯纳关于如何解决交通拥堵的博客讨论,谈谈交通拥堵问题的世界共性和中国特色。

大城市都面临交通拥堵问题,但是北京的交通拥堵,却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为什么会这样呢?一种轻巧的说法,就是说我们在道路建设上欠账太多。可是我们看看世界各国的大城市,就可以发现,世界上没有一个大都市有北京那么多极其宽阔大马路。

因为把原因概括为道路建设欠账太多,于是为了解决交通拥堵,首先就大修马路,三环四环五环那样摊大饼。另外,则辅以单双号限行、限制“外地人”购车、限额摇号购车等等,全是与市场经济原则对着干的货色。

正如波斯纳指出的,“减少交通拥堵的通常办法是修建更多的公路,这不仅耗资巨大,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因为减少交通拥堵的结果,一定把更多车辆吸引到马路上来。”波斯纳指出的这个“拥堵——修路——更加拥堵——修更多更宽的路——越发拥堵”的恶性循环,不正是北京之所以成为“首堵”的机理所在吗?

贝克尔和波斯纳都认为,“让司机认识到自己会给其他人造成交通拥堵的最好办法,就是规定在交通拥堵时段开车必须缴纳费用,而且费用随着拥堵程度的变化而变化。也就是说,这些费用在高峰期会相对高一些。在周末,交通往往比工作日通畅许多,这时费用可以低一些。下雨或下雪时,费用应该高一些,因为坏天气会导致交通拥堵更加严重,部分原因是天气减缓汽车行驶速度,也可能因为下雨的时候更多的人会选择开车,而不是步行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他们都认为应该运用经济手段,缓解交通拥堵的问题。当然,上面所说的费用随着拥堵程度的变化而变化,是一种理想的状态,理想状态之所以还没有实现,是因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哪座城市拥有如此复杂的交通拥堵收费体系”。不过,他们都坚持解决交通拥堵问题的原则,是采取经济手段,因为“如果不对出行人员收取任何附加费用,任何其他旨在减少交通拥堵的办法只会增加道路上汽车的数量”。所以他们展望,从长远看来,减少交通拥堵的办法将是“持续发展的电子革命”,包括复杂灵活的电子收费系统,和白领们“有更多机会在家里工作,几乎没有必要在高峰时段开车出行”这样两个方面。

以上所说,可以归纳为世界共性的分析。我们的中国特色,除了每年花费纳税人几千亿税赋的公务用车以外,还有中央集权在经济关系和地理关系上的体现:如果北京的政治优势并不因为计划经济的大量残留做法而直接转化为经济优势,如果北京不是像现在那样三环四环五环摊大饼,而是渔网的结子那样分布一个个小市区,那么北京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拥堵。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GDP挂帅。二十多年前,许多地方有过大上乙烯工程的冲动,结果许多都是赔本的买卖。最近十来年,各地发现汽车项目是个来钱的营生,于是“抓住机遇大干快上”,果然捞得盆满钵满。短短几年时间,我国的汽车生产和销售,都跃居世界第一,石油进口也跃居世界第一。汽车的大量使用,让我们付出沉重的土地代价,包括公务用车在内的私人汽车的数量激增,增加了人们出行的时间成本。汽车尾气污染,危害着全国人民的身体健康。问题在于,GDP政绩的受惠者,是位高权重的一小部分人,而土地代价时间代价和健康代价的承受者,主要是广大无权无势的人民。这种受惠和受害的不对称性,也进一步使我国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成为死结。

什么时候,公众健康比GDP要紧得多的观念成为大家的共识了,包括城市交通拥堵在内的许多问题,就有了解决的可能。

 

阅读小窍门

 

这本书即将以《反常识经济学》的名字在中信出版社翻译出版。在此,我愿意提供一个阅读该书的小窍门。


多半经济学著作或者法学著作,都应该从头到尾看下去,讲究学理逻辑。但是阅读贝克尔和波斯纳的这本书,却可以从标题最吸引你的任何篇章开始。我敢预测,当读完标题非常吸引你的这些篇章以后,你也就舍不得放过其他篇章了。有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还可能因此迷上贝克尔–波斯纳博客(Google:The Becker-Posner Blog)本身。
 
 
 
 
(Gary S. Becker and Richard A. Posner, Uncommon Sence: Economic Insights, from Marriage to Terroris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9, Chicago)
  评论这张
 
阅读(503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